2011年9月1日星期四

在悲傷還未抵達之前

捧光——題記

光經窗口編輯成不真實的溫水/持續提供溫度給幾顆紅紅的心

時光捲動得快且失真。下吉隆坡前一晚姵伊打來時說起有沒有第二天就能見面的感覺,那時我的回答是沒有,感覺夢幻(只隔數天便可看到沒見過面或少見面的朋友、久仰的寫手、作家,美好和日常的距離把期待的感覺拉得淡淡的)。即使是坐在踏實的房間地板上的現在,在前幾天彷彿閃過的一切畫面仍然像夢一樣(夢與現實的距離只是兩張眼皮,卻無限遙遠)。

一起把光輕輕捧起/光會伸展肢體,成為/煙花的姿勢/熱卻善良,不懂得/燙傷

最幸福的是和九字輩的朋友們在一起的時候。姵伊、綺琳、子揚。此刻請允許我在心底稱呼你們為戰友,你們是讓我文學路上不寂寞的雙手和肩膀。有許多回憶會和你們的名字一起浮上來:從雨天在茨廠街,撐傘而來的溫暖身影開始,初次見到子揚和綺琳(不約而同,星期六的黃衣)是在KLCC,然後一起吃飯,一起出席花踪頒獎禮,坐在你們之中的同時頒獎禮讓我大開眼界,然後和你們和勃星一起聽黃主編的。晚上十二點大家瘋狂尋找夜報,未得,然後坐在客廳四人聊著聊著。那時花踪新秀的成績我們仍未知曉,也許明日或者下一刻結果揭曉的同時也會運來一車車的悲傷。因此,在悲傷還未抵達之前,在許多情緒仍蓋在未知的車廂裡的那刻,我們沒睡,漫不經意且小心翼翼地捧著平靜和嬉鬧。

光底下有時會爬過一些小蟲/小蟲偶爾會以光為食糧/反刍後使光壯大

最後我和姵伊,子揚與綺琳站在相對的月台上告別。電車開走後也許不久就會再折返回來,然而不捨的是四天后有趟班機將載走四分之一的我們而起飛,向著她夢想鎮守的地方。這趟班機的一來一往將耗上一年的時間。姵伊說她走後就輪到我和子揚和綺琳一起出來了。嗯這正是我選擇吉隆坡的馬大的原因之一,我期待下一次的聚會。

幾道光綁成心的形狀/大小恰好流過心型的窗

得獎這件事,我是驚喜且惶恐的。文學是漫長的修行,繼續走下去需要許多許多的毅力。感謝花踪和評委適時地讓這獎填補了一向自信心不足的我心中的空白。

睜眼時你會看到拿著手電筒的人在遠處笑/伸手卻可立刻碰到他們

對於此行內心裡有滿滿的感謝。感謝讓我住宿的姵伊、英傑、盧爸爸和盧媽媽,感謝在這幾天裡陪我的朋友們,感謝幫我簽字,和我說話,給我評語和建議的作家們。那天晴給我簽書時寫說:“最好的還未來。”。研討會時何乃健坐我前面,他轉過頭說:“年輕人,記住寫作是很痛苦的啊。”

光持續流過/光裡有風會把你托起/你不願跳下,因為風會傳遞言語/有些心裡的話被塑成言語時,才能/成形。

然而那痛苦是讓生活不再空虛的契機。我仍然會寫下去。

4 条评论:

Matheus陈伟哲 说...

你在KL如果遇到苦难可以找我啦。
不要怕,不要怕!

子揚 说...

美好且真切的回憶。
期待以後的聚會,期待姵伊的歸返,期待下次的文學比賽再以九字輩的身份出席。
我想說的是你被看見了。
而且只會越來越強(吼——爲什麽你們就要一個個冒上來呢),說實在我特別喜歡你寫詩。
這一篇結合了紀事與短詩,很是美麗。
加油呐 :)
piupiupiupiupiupiu~~~

姵伊 说...

我與你們同在=)

晉揚 说...

偉哲:好的,謝謝你=)

子揚:
嗯嗯。期待我們的同學會。
你也是早就被看見了的。
我們都會越來越強的=)
謝謝。短時不夠美,紀事也不夠美,因此我唯有結合兩者來掩飾,哈哈。
你也是啊。繼續走下去。
piupiupiupiu,你很有pointXD

姵伊:我們也與你同在=)